理解中国梦(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)

 
 
 

     理解中国梦(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)

本文作者: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(Robert Lawrence Kuhn)是美国国际企业战略专家,为跨国企业的中国业务提供咨询服务。他也是中国领导人的资深顾问,著有《中国领导人怎么想》,并在BBC,CNN,中央电视台,CNBC和彭博新闻社担任评论员。赵昱鲲对本文亦有贡献。本文并不一定反映中国日报的观点。

中国日报网http://www.chinadaily.com.cn/hqzx/2013-07/23/content_16818978.htm

中国网:http://news.china.com.cn/live/2013-07/23/content_21283715.htm

40861d6egx6Bl0JUQV977&690

 

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

40861d6egx6Bl1YFrhtbf&690

 

   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/CPPA主席彭凯平教授

 

 

 

 

中国的道路既有集体成分,也有个人成分。积极心理学对这两面都能起到促进作用。

  “中国梦”已经获得了全世界的关注,但人们还在讨论它的真正涵义。今年6月8日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会谈后表示:“中国梦要实现国家富强、民族复兴、人民幸福,是和平、发展、合作、共赢的梦,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。”

  跨文化心理学家彭凯平赞同习近平的澄清。彭凯平说:“毕竟中国文化与美国文化虽然有所不同,但也是相通的。美国文化更侧重个人主义,而中国文化更侧重集体主义。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梦偏重于个人幸福,而中国梦想就包括了民族的集体梦想这个额外的维度。然而,两国人民都追求繁荣、爱和幸福。两国人民都被梦想所激励,而且要努力实现梦想。“

  彭凯平本人就是一个美国梦和中国梦相通的例子。他出生在中国,27岁时去美国密歇根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。后来他成为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终身教授,在校园附近买了一套房子,与家人舒适地生活在一起,两个孩子都出生在美国。就像其他数百万的第一代移民一样,他通过激情、学习和毅力,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。

  然而,彭凯平没有忘记他的中国梦。2008年,在伯克利大学的支持下,他恢复了清华大学心理学系,并自此一直担任系主任。“我的中国梦是用心理学帮助其他中国人实现自己的梦想,”彭凯平说,“心理学应该走出象牙塔,帮助普通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心理学如何帮助中国梦呢?答案是“积极心理学”。在1998年,宾夕法尼亚大学马丁·塞利格曼教授领导发起了这个心理学的新分支。它的干预方法以科学为基础,来打造蓬勃发展的个人、家庭和社区。因此,积极心理学能为中国梦做出贡献。67971d31ge047060a1589&690

 CPPA主席彭凯平教授与积极心理学发起人马丁.塞里格曼教授

塞利格曼指出,积极心理学研究全面的幸福(well-being),即人们梦想追求的目标,并发展出可以帮助人们实现梦想的方法。塞利格曼在他的新书《持续的幸福》中概述了幸福的五大支柱:积极情绪、投入、关系、意义和成就。

  更重要的是,全面幸福比快乐(happiness)更广泛,虽然在中文里,两者经常被混为一谈。一个幸福的人,不仅更快乐,也有更多的投入、成就、意义和关系,并能带来成功、创新、灵性与和谐。

  以乐观这种积极情绪为例。乐观不仅可以防止抑郁症,也可以使人们更成功。塞利格曼及其团队测量了大都会人寿公司的新销售员的乐观程度,结果发现,乐观的那一半员工比不太乐观的那一半员工的业绩要好20%,最乐观的那四分之一员工比最不乐观的那四分之一员工的业绩要好50%。既然乐观如此重要的,塞利格曼的团队开发出一套方法,可以教人们学会乐观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教育方面,塞利格曼的团队证明,一套积极心理学课程,可以在18个月内提升约40%的学习能力,提高社会技能和合作,减少行为问题,提高成绩。

  甚至连军队都能从积极心理学中获益。在2009年,美国陆军启动了一项计划,向110万陆军官兵及其家属教积极心理学。研究发现,该项目能提高士兵的心理复原能力和心理健康,降低焦虑、创伤后应激障碍、物质滥用和抑郁症的发病率。

  “积极心理学能为实现‘中国梦’提供有力的工具。”塞利格曼说,“比如说,投入和成就能直接促进经济繁荣,积极情绪也能间接促进经济增长。意义和积极人际关系能促进民族复兴。积极心理学所有五个领域都能提升人民的幸福。”

  “这不是自助或者励志那种流行心理学,”塞利格曼强调说,“我们的干预方法以科学证据为基础,并经过严格的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,包括在中国也已经获得了证明。”

  中国梦与积极心理学相共鸣。在“五四”青年节,习近平主席呼吁年轻人要“敢于有梦、勇于追梦、勤于圆梦”。

这就是希望心理学。

堪萨斯大学查尔斯·斯奈德教授研究发现,希望有三个关键要素:目标、途径和动机。在他的理论中,希望被定义为“为实现目标而找出途径、并激励自己遵循途径的感知能力”。中国梦想激发出能量巨大的希望,因为它提供了强大的目标、途径和动机。

  目标很明确的:国家富强、民族复兴、人民幸福。斯奈德指出,目标有两种:“积极目标”和“消极目标”。前者是让你得到你想要的,后者是让你避免你不想要的。积极目标激发的是兴趣、自豪、激励等积极情绪,当你努力追求目标时,可以体验到更多的投入和意义。消极目标靠焦虑、紧张和恐惧等消极情绪驱动,当你达到消极目标时,通常感到的不是满足,而是如释重负。中国梦为中国人设置了一个积极目标,强调的是人类的积极机能。

  经过150多年的侵略和压迫,中国人渴望民族复兴,经济增长、国家富强成为重中之重。但是,当人们变得更加富有,他们开始追求超越于物质需求之上的目标,如意义、关系和投入。他们想要更幸福的生活。

  中国梦与美国梦并不冲突。中国人追求梦想的方式是通过提高自身的幸福,而不是通过减少他人的幸福。这条积极的路径不是由对抗、侵略、零和游戏铺就,而是建设在“和平、发展、合作、共赢”之上。这些都是人类社会和文明得以繁荣的重要积极因素。

  实现中国梦需要辛勤劳动。习近平主席知道,“中国梦”不仅包括鼓舞人心的目标和强大的动力,同时也必须有辛勤劳动的信念和决心。这就是心理学家所说的“毅力”。

  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的华裔美籍科学家安吉拉达克沃斯,研究了毅力和成就之间的关系。她调查从大学生、西点军校学员到拼字竞赛者的大量人群,发现毅力能比智商更好地预测成功,尤其是在挑战性的环境中。习近平强调中国梦中的毅力成分,这一点得到积极心理学的科学支持。

  中国梦既有集体成分,也有个人成分。在集体层面,“中国梦”是实现“两个100年”:

  到建党100周年的2020年,建成全面小康社会,这是中国的物质目标;

  到建国100周年的2050年,建成中等发达国家,这是中国的现代化目标。

  中国梦的集体层面有四个部分:强大中国(经济、政治、外交、科学、军事);文明中国(公平公正、文化繁荣、道德高尚);和谐中国(不同人群和社会阶层之间的和睦);美丽中国(健康环境、低污染、有吸引力的城市、艺术创新)。

  从个人角度看,中国梦由积极的目标、积极的动机和积极的途径组成。它与积极心理学的基本要素和结果相共鸣,因为积极心理学研究的就是人类积极的机能,特别是幸福。中国梦有着积极的取向、鼓舞人心的目标、朴实的毅力,必将在中国造成重大影响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使用新浪微博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