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幸福来敲门

 
 
 

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:国际企业战略专家,为跨国企业的中国业务提供咨询服务。他也是中国领导人的资深顾问,著有《中国领导人怎么想》,介绍了中国的新领导层。

(作者:感谢马丁·塞利格曼和赵昱鲲的协助)

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就职讲话里号召要让人民有“更好的教育、更稳定的工作、更满意的收入、更可靠的社会保障、更高水平的医疗卫生服务、更舒适的居住条件、更优美的环境”、这也就是“中国梦”。虽然他并没有直接使用“幸福”一词,但人们普遍赞扬他的讲话用新鲜、平实的语言号召要提升人民的幸福。

此前一个多月,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个叫《你幸福吗?》的节目,采访街头人群,记录下一些有趣而又令人意外的回答。它风靡一时,因为这次国家最权威的电视台没有再像以前那样,总是聚焦在国家大事上,而是关注普通老百姓的幸福。40861d6egx6BmGnESHU6a&690

(图左:罗伯特·劳伦斯·库恩博士;右:彭凯平教授)

在中国,“幸福”已成为一个关键词。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彭凯平说,当一个国家的人均GDP低于 3000美元时,人民主要关注衣、食、住、行等物质需求。但是,当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之后,人们就开始更多地关注心理需求,比如精神追求和幸福。中国已在四年前越过了这条线。在过去几十年里,人们相互问候:“你吃了吗?”,或者“你发财了吗?”如今,中国人开始问:“你幸福吗?”

在学校,家长和教师呼吁“幸福教育”,因为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应试教育系统下,孩子们的心理状态实在堪忧。企业界开展“幸福企业”运动,以提升员工的工作满意度(尤其是在发生了多起与工作有关的自杀事件之后)。

“幸福女人”、“幸福力”之类的课程开始流行,名字里带着“幸福”的书也在热卖。

但这场幸福热潮也有阴暗的一面。这个领域一片混乱,基本上是成功励志学和心灵鸡汤的天下。大多数课程教师和作者并没有系统学过关于幸福的科学,而是靠些流行心理学观念、励志方法和个案故事。这些幸福导师们也许可以鼓舞一时的人心,但长期效果相当可疑。 

还有些导师宣称,幸福是人生唯一真正的目标。更糟糕的是,他们常把幸福等同于正面情绪,如快乐或开心的感觉,而严谨的心理科学家们则发现,幸福还有其他核心成分,比如投入和人生意义。尤其糟糕的则是,一些幸福导师只想从轻信的大众那里骗钱,他们的教诲既无根据、也无用处,甚至可能反而有害。

很多人干脆把这些幸福提升方法都看成是“忽悠”。他们觉得,那些自封的幸福专家们不过是为了赚钱,用花言巧语和励志套话来忽悠大众。还有一个讽刺的词叫 “被幸福”,意思是政府按自己的意愿去定义幸福,并修改统计数据,假造老百姓幸福的报表。

这些问题都可以由“积极心理学”来纠正。积极心理学是由一群杰出心理学家在1998年创立的研究幸福的科学,他们的领袖是马丁·塞利格曼,《真实的幸福》一书的作者。塞利格曼作为一位优秀的科学家,把模糊不清的“幸福”概念,转变成一门结论可靠、方法严谨的科学。

塞利格曼在担任美国心理学协会主席时,发起了积极心理学运动,以研究“人的正面功能”,以及“能有效促使个人、家庭、社区蓬勃发展的干预方法,并理解其中的科学原理”。

积极心理学采用统计调查、经过验证的问卷、研究实验、有代表性的大规模样本等科学方法。积极心理学家们在向公众介绍一个新的干预方法之前,必须像医药学等其他学科一样,保证它通过严格的安慰剂对照研究。

例如,当塞利格曼的团队要验证一些积极干预方法时,他们把这些方法随机分配给一大群人。结果发现,一个叫“感恩拜访”的干预方法——你向你要感谢的人读一封感谢信——能立即提升约10%的生活满意度,但这个效果会在半年后消失。

另一个叫“三件好事”的干预方法——你每天写下今天发生的三件好事以及它们发生的原因——不会立即提升生活满意度,但却可以在半年后,提升9%左右的生活满意度。因此,心理学家会向那些急需提升幸福的人推荐“感恩拜访”,而向那些想长期提升幸福的人推荐“三件好事”。

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那些流行的幸福书籍往往是基于个案故事,经常夸下漫天海口,却根本不能兑现。

积极心理学也比“幸福学”广泛得多。它研究人的所有正面心态,比如正面情绪、品格优势和美德、积极机构、追求卓越。有趣的是,研究表明,那些拥有较强的感恩、乐观和热情品格的人平均来说更幸福。最幸福的人不是那些最富的人,而是那些与别人关系最紧密的人。

塞利格曼在他的新书《持续的幸福》里提出“全面幸福”,来替代通常所说的“感觉幸福”。他把幸福定义为五个因素:正面情绪、投入、人际关系、人生意义和成就,而品格优势则是它们的共同基础。他认为,这五个因素(和整个积极心理学)代表了自由人在不受强迫时会选择追求的目标。

全面幸福是可以测量的。一项研究分析了修女们年轻时写的文章,给其中包含的正面情绪打分。结果发现,那些感觉最快乐的四分之一修女中,有90%在85岁时还活着,而那些感觉最不快乐的四分之一修女里,只有34%活到了这个年纪。到94岁时,前者有54%还活着,而后者只有11%。由于这些修女过着同样的生活,吃着同样的食物,有着同样的医疗,这就表明,幸福的人更长寿。

类似的,刚上大学时更幸福的学生,在19年后会有更高的收入和工作满意度。而对于那些不幸福的学生,什么东西会更高呢?答案是失业率!

在积极心理学的帮助下,我们应该把“感觉幸福”运动升级为“全面幸福”运动。积极心理学是一门可以信赖的科学;它包括了人类的一切正面功能;它要比主观幸福更广泛;它研究幸福会如何影响我们的健康、成就和人生。

积极心理学还有利于社会的稳定与和谐。幸福带来的不仅是个人、情绪上的益处,还有道德和社会上的益处。例如,幸福的人有更多的利他倾向。一个蓬勃发展的人更可能去帮助别人。幸福的人更少种族歧视、更少攀比,并且更容易宽恕别人。总之,幸福能让人成为更好的公民。

一个更幸福的中国,也将是一个更有创造力的中国。当你害怕、有压力或郁闷时,你脑中运行的是分析批判性思维。当你的情绪更正面时,你就能更好地完成创造性任务。怎样才能让中国的下一代更有创造力呢?让他们更幸福!

幸福也是更经济的方案。幸福的人有更好的工作业绩、更少失业、更喜欢帮助别人。他们也更健康,因此减少了医疗开支。

积极心理学与传统中国价值观相通,比如都重视人际关系和道德。习近平在就职演说中强调:“人世间的一切幸福都是要靠辛勤的劳动来创造的。”塞利格曼正是出于同样的观念,把幸福从大家通常以为的狭隘快乐扩展为包括投入、成就。

积极心理学在经过调整后,可以在不同文化下发挥作用。例如,一个旨在提高青少年乐观的美国干预项目在经过调整之后,在北京进行了实验,结果发现它能有效减少抑郁症状。

中国梦,是中国人的蓬勃发展之梦。积极心理学是研究人类蓬勃发展的科学,它可以提升幸福,让中国人更坚韧、更充实,让中国社会更稳定、更繁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使用新浪微博登陆